协和广场的埃及方尖碑

0

巴黎协和广场建成距今已有两个半世纪,文化与历史内涵之深厚非其他广场可比。这座广场的周围坐落着相互呼应、各具特色的历史建筑物,若由高处俯瞰广场,它好似镶嵌于其中的一个硕大的玉盘,而玉盘中央托起的那座方尖碑十分引人瞩目,这方尖碑堪为巴黎乃至法国拥有的最古老的一件文物。不过它不是出于法国本土的国宝,却是古埃及文明中的一件精品,迄今已有3300多年之悠远。

2.99528_place_republique_et_fbg_temple

我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说,“这方尖碑是拿破仑从埃及抢来的”。其中有来自中国的参观者,我便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呢?答曰:听导游说的。

我不想追问是国内的导游还是在法国的华人导游,因为现在做导游的人太多,中国国内还有“导游上岗证”,海外接待中国来的旅游团并无导游资格认证的限制,谁能搞清到底是谁这么说的呢?可以肯定,传来传去,在中国人或海外华人中持此观点的人已时有所闻了。其实,向国人介绍异国的文明古迹,不知道就说不知道,这也不算丢脸,但决不能胡编乱造信口开河。

协和广场上的方尖碑的确来自埃及,公元前十三世纪就竖立在尼罗河上游卢克索的拉姆塞斯二世法老的神殿前。拿破仑也的确远征过埃及,那是公元1798年,为了打击英国、争夺霸权,法国当局授命拿破仑率300多艘舰船和3万兵力杀向埃及,结果被英国海军阻隔在外。法军在埃及必须进行频繁而残酷的战斗,连全军的生存都受到严重威胁,拿破仑不可能去强抢一块重230吨的碑石。

我们可以在方尖碑上看到凿刻的古埃及象形文字。埃及因连续不断遭到外族入侵与统治,到了公元前数百年,文明无可奈何地断裂消亡了。一直到十九世纪前,具有六千年历史的埃及文明只有通过那些金字塔、石碑及墓葬品向世人展示它们的悠久遗存,文明的载体——古埃及文字早已无人识得。随着考古学的兴起,法国考古学家尚波里翁从1822年开始破译出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之后大量的埃及古文物才被人重新认识,那方尖碑上就是拉姆塞斯三世亲自撰写颂扬前任法老拉姆塞斯二世显赫战功的祭文。

埃及总督穆罕默德·阿里为了感谢法国考古学家揭开古埃及文字千年之谜的贡献,于1831年将卢克索神殿前两座方尖碑中的一座赠送给法国国王路易·菲力普。这尊方尖碑高22.83米,由一整块花岗岩雕成。

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要把它从遥远的埃及运到巴黎再竖起来,任务之艰巨难以想象。法国派出工程师勒巴率一班人马前往埃及,于同年10月先将它从卢克索神殿的基座上放下来,运到尼罗河滩装上专门建造的大船,经过800天漫长水路才抵达巴黎。接着又准备了三年,才于1836年9月最终将方尖碑竖立在协和广场中央。

为纪念它万里易主的艰难历程和感谢神灵保佑,四年后在方尖碑南北各建起一个圆形喷泉,南侧那个象征海上运输,北侧那个象征内河航运。方尖碑经过尼罗河、地中海、大西洋、塞纳河,在当时,惟有水的流动才能将如此巨碑移过千山万水。

拿破仑彼时在何处?1815年拿破仑兵败滑铁卢后,被英国流放到万里之外大西洋里的圣赫勒拿岛,1821年在此孤岛上逝世。拿破仑生前在其他征战中曾下令将不少他国艺术品掳回法国;但年份不合,人已作古,与埃及方尖碑实在毫无瓜葛。这是历史的真实。

平心而论,当时法国的国力远比埃及强盛,在文化考古方面也走在世界前列。阿里总督赠送方尖碑还是很得体的,虽似进贡,但毕竟成为法埃两国文化交流中一个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里程碑。

五月 8, 2016 |

发表评论

法国华人黄页 www.huangye.fr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