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留学:这就是生活

0

一年多之前,我只身来到法国。这一年,独自走了一些地方,也遇到一些有趣的事。

我在法国的第一桶金是在旅途中赚到的。当时在里尔待两天,买了10张地铁票。临走的那天还剩下7张。就这么扔掉太浪费了,而且离火车开车还有两个小 时,我无事可做,就在地铁口卖起了地铁票。我本来只想把7张票按打折后的原价(5.6欧元)出售,直到遇到一个自以为聪明的法国人,用1块钱买了其中的一 张票(单张票原价1.2欧元)。

我才想到可以利用差价赚钱。半个小时后,7张票全部卖完。私人卖票在法国人眼中是稀罕的行为,遇到第一个客人的时候我费了好大劲才解释清楚目的。后 来越说越顺,渐渐还能嬉笑着讨价还价,让我回忆起在广州时和朋友们做小生意的快乐时光。虽然只赚了1.4欧元,但是能用法语做生意,还是让我很有成就感 的。

我喜欢到处旅游,走走看看。对我来说,旅途中更大的乐趣在于不断找人搭讪。

去巴黎旅行的时候,我已经在法国待了四个月,法语有了很大进步。而且独自一人难免孤单,所以一路上不断找人搭讪。

在卢浮宫前乘凉时,我就和身边那位从尼斯来出差的先生聊起来,他向我大赞尼斯的好处,古城多古老,海水多漂亮。蔚蓝海岸嘛,即使在中国也是大名鼎鼎的。他还热情地邀请我去尼斯玩,但是也因为他太热情,让我觉得害怕而找个借口告辞了。

没多久,又在广场上遇到了一个在写生的老太太,于是在她身边坐下来聊起了她的退休生活。其实很多我都听不懂,但是还是乐滋滋地听着,听懂了一两句马上兴奋的重复一遍。那几天的我,全身细胞都洋溢着欢乐。

旅行中,西岱岛(巴黎圣母院所在)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因为在那里遇到了点“小麻烦”。那天,我整个岛都逛了遍,无意走进了法院。法院的确有一部分是 开放参观的景点,但我进的那栋楼却不是。走到走廊的尽头,两层门外,我看到一个佩枪的守卫,上前试探着问他可不可以进去看看。知道我已满18岁他就同意 了,但要上交相机,通过安检。我进去后发现这只是法院的审判室,正在审一桩离婚案。并且发现,有一台手掌相机守卫忘了没收。我内心的拍照强迫症发作,偷拍 了一张。不一会前面一个类似检察官的人起立,并和四周的守卫窃窃私语。我开始不安。事实证明我不适合当间谍第六感却不弱。他们走到我身边,小声却严肃地 说,“女士,请出来一下”。

门外的那个情景是我平生第一次遭遇:一个检察官,四五个守卫,随后又来了两个全身武装的迷彩服战士,他们中间,是小不点的我。检察官很凶,检查我全部证件,责问我为什么拍照,让我交出相机,亲自删除照片,并让我“在这等着”,就进了审判厅。

几个守卫严肃地看着我,迷彩服战士似乎随时准备着把我拎出去。当时我的小聪明就冒出来了,解释说我是看到里面墙上的画很有趣所以才拍照的。审判厅的 大壁画上画了一群衣冠楚楚的人对着一条狗卑躬屈膝。我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们,好奇地问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历史典故和有趣的故事,其实心里紧张得要命。可是单纯 的法国人们却很认真,还特意带我又进去看了一下。他们似乎是第一次注意到这幅画,几个大男人还讨论起来,大家都似乎忘记了我这个“犯人”。

后来凶凶的检察官又出来了,重新盘问我。气氛有点严肃,我故伎重施,想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那幅画上。他严正警告我一顿后,还煞有介事地解释可能那幅 画是个十八世纪的故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最后,当初放我进审判厅的那个守卫,“陪同”我出了大楼,出了法院大门。一路上,他都很委屈地说“明明告诉你不 要拍照嘛,你干吗不听呢……”可能要连累他挨骂了,真是抱歉啊,兵大哥。法院的这段经历,至今回想起来都有点后怕却又啼笑皆非。

在法国的生活,有喜有悲。遇到了很多好玩的事,也遇到一些不好的人。这就是生活,不会全是蜜糖,却值得好好品尝,看看它到底有多少甜。


五月 8, 2016 |

发表评论

法国华人黄页 www.huangye.fr
跳至工具栏